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属脚镣 >

小伙得怪病喜带手铐脚镣 花费近千元玩“虐恋”

发布日期:2021-05-17 17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小林22岁。两年前的一天,小林走在街边,突然看到几名警察押着一个戴着手铐和脚镣的人。“是来指认犯罪现场的。”旁边有人说。他看到围观的人中有些女人穿着短裙和丝袜,小林顿时感到一阵兴奋,脑中闪现一个念头:“我要是那个戴手铐的人该多好,那些女人也会看着我笑。”

  回到家,他有些自责,可是,这种念头似乎在心里扎了根,他不自觉地跑到法院门口,希望在那里遇到戴手铐和脚镣的犯罪嫌疑人。

  “有一次我真看到了,那时候自己特别想戴上,就像小孩子看到别人吃糖一样,馋得要命。”小林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  从法院回到家,他越想越不是滋味,也感觉自己的想法有问题,便上网查询。他搜索了“想戴手铐”“戴手铐”等词句,却意外搜索到一个销售手铐的信息。

  “正宗警用手铐,加运费共计96元。”小林把钱汇到对方账户,数日后,真的接到一份邮局包裹通知单。小林取回包裹,冲进房里关闭房门,拿出手铐迫不及待地戴上。顿时,他感觉非常兴奋,而身体也跟着有了反应。

  这行头不够,三天后,他找到一个铁匠铺,量好脚脖尺寸,对铁匠说:“我想做个东西固定木杆。”便把脚镣的样子和尺寸告诉铁匠。当天,便拿到货,花了10元钱。觉得自己手中的手铐和脚镣与线元钱买了条铁链做中间连接。

  小林家的院门是铁制的,只要父母不在家,他便会把大铁门反锁,把手铐和脚镣拿出来戴上。站在窗子那儿观察外面,感觉没人能看到,便跑出房门,在院子里来回走。

  他不敢在院子里停留,怕被人发现。一次他买了项圈连接在锁链上,将自己的双手背在后面,项圈、手铐和脚镣戴上呈“王”字状,锁好后却怎么也打不开了。他挣扎了近一小时,刚打开没两分钟,家人就回来了。

  小林说:“这件事我家人一点都不知道,我不想让他们知道。每次戴上手铐和脚镣,我都感觉自己像犯人,而且特别想戴给别人看,可又怕别人看到。”

  “我总有一种冲动,想进监狱里感受一下。”小林很认真地说。这种冲动不止一次,一次他去法院,误闯入了临时关押嫌犯的房间。他没有离开,反而把自己反关在铁栏杆后面。“那时真感觉自己就是犯人了。”小林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他有时就想犯罪,甚至计划偷一辆旧自行车,然后故意被人抓住,被拘留几天。

  “记者,你说那拘留所(看守所)里到底是啥样?监狱和那一样吗?有铁丝网吗?全都戴手铐吗?”小林接连提了几个问题。

  记者劝说后,他说:“我也知道,进到监狱自己以后就全毁了,所以现在还能控制自己,也是一直都没有犯法的原因。”

  小林说每隔三四天,他就要把手铐和脚镣拿出来戴一次。感觉到自己的怪异,他不敢对任何人说,经常偷偷到网吧查找资料。后来在网上查到“SM”(虐恋)的信息,便试着与一个叫“红狐女王”的人取得联系。

  小林见到“红狐女王”,90分钟花费了300元钱,这段时间里他被人像狗一样牵着爬,也被戴上手铐。离开那个房间,小林感到自责:“我不该去那里,这是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。”可按捺不住欲望,他又接连去了两次,加上食宿费,三次他花费了近千元。体验“SM”后,小林感觉到自己的这种行为是病,他想寻求一个解决办法,如果再持续下去,他怕会亲手毁了自己的生活。

  记者把小林的事讲给从事心理辅导的孙启山先生,他说,小林的情况属于一种心理疾病,这种心理疾病产生的原因有很多,可能是他平时内向,内心情感抑郁。或者是以前有什么事曾对他有过伤害,也有可能是看到凶杀暴力的影视作品,产生心理暗示,有效仿的倾向,把假想的一些事物变为现实,追求一种刺激心理。这种情况要立即进行治疗,如果发展严重,极易引发犯罪。这需要专业的心理老师帮助他反省自己心理上的障碍和问题,揭开希望被控制、缺乏主导意识的心结,通过心理矫正来进行调整。